流年~亦舒☼

小殊你又调皮了,景琰知道吗

你准备好认识林殊了吗
如果我说不呢
管你呢,反正我要开始了

  长苏啊,你当年执意去了北境,不想你回来时全城素缟,金陵的漫天繁花竟成了你坟上枯骨。你会怪我是个蒙古大夫吗,竟然救不活你。如果你怪我的话,就在奈何桥上等等我,等你见到我的时候打我好了,也算是给你梅监军黄泉路上多个伴。萧景琰被你困在了金陵,你等了十三年,他却要等70年你们俩还真是。。。不过那是他老萧家欠你的,也该还你了。不说这个了 ,你看我给你带了酒,你想喝照殿红还是秋月白?你以前总不爱喝药。
长苏啊,你看下雪了,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记得那日为营救卫峥,你在靖王府站了那么多个时辰,后来萧景琰出来了,雪在你们俩的头上,眉上,肩上,也算是一起到白首了吧。你总是这样自私,不顾你身边人的感受,我给了你鸽子蛋,景琰给了你珍珠,你却什么都不要。

思旧赋
空余锦瑟忆韶华,沧州孤坟舞蒹葭。
瑶琴弦断与风话,青梅煮酒载落花。